转身坐回自己的座位

 走势图分析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5 12:07
若看到一朵鲜花在你手里枯萎,心里总难免会觉得很惋惜,甚至会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愁闷。(古龙,语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随着吉利儿来到了茅屋的后面,柳逸问道:“来这里做什么?”吉利儿笑了笑,拿起旁边的铲子挖了起来,转眼间,一坛坛美酒随着吉利儿的动作,浮出了地面。吉利儿拍了拍手道:“帮我把这些酒搬到旁边的那间屋子就好了,然后我去做菜,你就可以休息了。”柳逸一面动手帮忙,一面问道:“你们两个人一起做菜?那工具,材料,什么的够吗?”吉利儿回道:“当然,我和爹爹平常还一人一次的做呢,当然准备了两个厨房。”柳逸笑了笑道:“真看不出来,这三间茅房不大,东西到是挺全。”吉利儿一面抱着大酒坛子,一面笑道:“那当然,也不看谁住这里。”说完,前面开路,向另一个房间走去……“十二坛,正好,应该够我们晚上喝了吧。”吉利儿边数着,边说着。柳逸摇了摇折扇道:“开什么玩笑,这么大一坛,别说就我们几个人,在把我们那几匹马带过来,也够喝了。”吉利儿看着柳逸那认真的表情,忍不住的笑道:“怎么书生全是说傻话的吗?马怎么会喝酒。”柳逸摇了摇折扇,回答道:“我只是做个比方嘛,形容这十儿坛酒够了。”吉利儿点了点头,一拍手道:“好了,好了,你出去,我要做菜了。”柳逸问道:“怎么?你做菜不用我帮忙吗?”吉利儿摇了摇头,道:“我怕你越帮越忙,在说,在说你在跟前我也做不好了,等以后吧,以后我们两人吃的时候你在来做。”柳逸点了点头道:“也事,我在这可能竟帮倒忙,以后没人和你比的时候,我在帮你,哈哈。”吉利儿没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……柳逸转身走出房间。夕阳西下,红霞漫天,小桥流水人家,真是一幅别样的画卷,看着莫英和大刀王还在下棋,而十杰一和阿九正忙的昏天地暗,吉利儿也是快刀斩麻,一切都是如此的祥和,柳逸不仅发出感慨道:“如人生真的有如此完美,我宁愿在这小桥流水下过完我的后半生。”柳逸沿着小河,走到湖边,轻轻的坐了下来,看那夕阳西下,红霞漫天,人间美景……柳逸无意的低头向水中看去,竟然发现水里面浮出一幅画面,无尽的黄花,漫天的花瓣,在这看不到边尽的花海中,坐着两个人,一男一女,看不清样子,但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心中藏满了悲伤,喜悦,这幅画面如此的熟悉,对……吉利儿在拉自己手的时候,也看到了这幅画,这是?柳逸继续的接近水面,他想看的更清楚,就在这时,水面“砰”的一声,激起一条水柱,柳逸猛的回头一看,只见吉利儿正拿石头在手上笑的前仰后合。柳逸看着吉利儿的眼神停止了,因为,他发现吉利儿是如此的眼熟,他终于看清楚了,来到这里,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幅幅画面,月仓上的悬崖之上,山角下吉利儿拉着自己跑,和刚才湖中出现的那两个人……吉利儿笑着走了过来道:“喂,书生,怎么又呆了,想什么呢?”当走到柳逸身边的时候,却发现柳逸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脸,根本没离开,吉利儿的双手在柳逸的眼前晃了晃道:“喂,书生,别吓我,你怎么又傻了。”柳逸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。”说完,伸出右手,轻轻的放在了吉利儿的小脸上,抚摸着,感觉着,是的,就是这种感觉,刚才湖水中的那个女子给柳逸的就这样的感觉……好熟悉,好温馨。”刹那间,吉利儿有些不知所错,结巴的问道:“书,书生?你,你又,又在发,发什么疯。”即使吉利儿在开朗,不拘束,对柳逸这样的动作也有些不自然。柳逸的眼睛有些湿润,没人可以看清他的眼神,没人知道他的眼神中有多少悲,喜,终于,柳逸放下了手,道:“都过去了。”吉利儿看着柳逸,急问道:“什么过去了。”柳逸摇了摇头,清醒了许多,道:“什么什么过去了,我也不知道,是我的嘴巴自己说的,不是我想的。”吉利儿看着柳逸的样子,摇了摇头道:“你个傻书生,真是怪,走了,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坐这么长时间,天都黑了,吃饭了。”柳逸这才发现,头上已经是一片星空了,自己不知不觉的在这里坐了这么长时间,这叫他自己也有些纳闷,反问道:“怎么这几天我变的怪怪的,好象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?这是说什么呢?”柳逸回答道:“正巧,你说吃饭,我这肚子就饿。”吉利儿拉起柳逸的手,一面前面走一面道:“你这书生,别人不说吃饭,你就不知道饿,别人一说吃饭,你就肚子饿,要是没人在你身边,你还不饿死。”柳逸坏坏的笑道:“那怎么办?以后没人提醒我不是饿死了?这样吧,以后吉利儿就天天来提醒我吃饭,哈哈。”吉利儿边走边笑道:“好啊,到时候非叫你吃的又白又胖。”柳逸一歪头,吉林快3空中出现一幅画面:“一头白胖白胖的小猪躺在地上睡觉, 吉林快三口水流了三尺有余。”俩人一路连说带笑的向茅屋走去。只见几人已经在屋子外面放了一张大桌子, 吉林快3走势图在旁边还架起了巨大的篝火, 吉林快3开奖网几人正忙着热火朝天,倒酒的倒酒,端菜的端采,好不热闹。阿九正在给莫英倒酒,却发现吉利儿拉着柳逸的手向这面一跳一笑的跑来,心里一气,一跺脚,把酒坛往桌子上“砰”的一放:“哼,不用你美。”说完,转身坐回自己的座位。大刀王靠近莫英道:“莫大哥,我怎么感觉这么酸呢。”莫英咳了咳,尴尬的道:“年轻人,都是年轻人,年轻人的事,我们就少管了。”说完,自己拿起坛子倒起酒来。大刀王也拿来碗,自己倒了起来……却说吉利儿带着柳逸来到桌前,十杰一忙道:“老大,你又跑哪去了,怎么这几天你这么不正常呢,来,坐我旁边,可别在丢了。”柳逸笑了笑,随吉利儿一起坐了下来,就在这时,阿九道:“十一,我们换个位置好不好?”十杰一看了看阿九,又看了看柳逸,忙点头道:“好,好,好。”阿九果然和十杰一换了个位置,这么一换,地形就复杂了,吉利儿坐在柳逸旁边,柳逸坐在阿九旁边,阿九坐在十杰一旁边。大刀王看了看状况,也换了个位置,对莫英道:“我还是坐你右边吧,莫大哥,年轻人爱冲动,一会万一真打起来,可别溅您一身血啊……”莫英笑了笑道:“我对吉利儿有信心,不管他们,我们喝酒。”阿九一伸手,一把抢过十杰一正在倒酒的酒坛,转身帮柳逸倒酒道:“柳大哥,怎么说阿九也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,来,阿九敬你一杯。”说完,又给自己倒了碗酒。十杰一睁大眼睛,看着阿九,摇了摇头,道:“十一有意随阿九,阿九无心恋十一,命苦,命苦啊。”一把抢过大刀王手上的酒坛,大口的喝了起来。十杰一虽然是个粗人,不过随柳逸这么长时间,天天听,也听了不少词,只不过听的不全,所以改了半天改成这样。柳逸举起碗道:“都说了,要谢就谢十一嘛。”阿九笑道:“十一大哥我一定会谢,不过我们要干了这杯,因为我现在在谢你呢。”柳逸点了点头,道:“好。”一仰头,把碗中的酒,全都喝了下去。只感觉口中辣辣的,香香的,这酒显然是珍藏了多年,走势图分析比中原的一些烈酒强上百倍。更何况柳逸平常很少这样痛快的饮酒,此时不得不对这酒说上两个字:“好酒。”吉利儿马上从旁边的盘子夹来青菜放到柳逸的碗中道:“来,书生,吃口菜,尝尝吉利儿的小抄。”阿九也许对这酒不适合,只是浅浅的喝了一小口,然后也去夹来一块鱼肉,放到柳逸的碗中,一面看着吉利儿,一面笑道:“呆子在吃青菜就更呆了,来,尝尝阿就做的鱼。”吉利儿一伸筷子,又夹来一块鸡肉道:“书生,来尝尝吉利儿焖的鸡……”阿九:“……”就这样,俩人一人一筷子,开始比试起来,而柳逸的碗中也是越来越多,为了不使碗里的东西掉出来,柳逸只好迅速的吃着。大刀王看着三人,对莫英道:“已经可以感觉到杀气了,看来情况不是很秒。”莫英笑了笑道:“我压一千两,吉利儿胜。”大刀王看了看莫英,道:“阿九比较有实力,我跟你了,我压阿九一千两胜。”感情俩人开始下注压人了。在看看十杰一,早抱着酒坛子钻到桌子底下去了。柳逸实在有些受不了啦,一伸手道:“停,嘿嘿,不需要夹菜了,我都快撑死了。”阿九忙抢到问:“呆子快说,是不是我的菜好吃些。”柳逸点了点头道:“很好,很好。”吉利儿忙追问道:“我的怎么样?。”柳逸也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不错。”阿九一气道:“到底是谁的好啊。”吉利儿把自己的碗倒满酒,端了起来道:“吉利儿一直以为自己做的菜没人能比呢,没想到阿九姐姐的也不错,好,吉利儿敬阿九一杯。”说完,一饮而尽。阿九本来就有气,现在吉利儿竟然向自己公开挑衅,哪里肯服输,一把接过酒坛子,为自己倒满,道:“吉利儿妹妹如此豪爽,阿九也回敬一杯。”说完,竟然忍着将一碗酒喝干净。吉利儿又为自己倒满,道:“阿九姐姐真是真人不露相,既然如此能喝,吉利儿今天就陪阿九姐姐个痛快。”说完,又是一引儿尽。阿九也不含糊,迎接着吉利儿的挑战。还用说,俩人又开始了。大刀王摇了摇头道:“这样下去我那一千两要输啊,阿九一会不就被灌倒了,倒了还有什么希望?”一想之后,大刀王道:“莫大哥,可不可以改注?”莫英摇了摇头道:“你改注了,没人输钱,那还有什么好玩的,看吧……果然不出大刀王的所料,没出半个时辰,阿九就已经昏昏沉,钻到桌子下面去找十杰一去了。而在看吉利儿,显然也喝了不少,小脸像红透了的苹果,已经开始指着东说西了,大声的喊道:“阿九姐姐,不是要喝吗?你跑哪里去了,我怎么看不到你了。”柳逸忙拉住吉利儿道:“好了,你个丫头怎么和疯子似的,别喝了。”吉利儿被柳逸一拉,停了下来,看着柳逸,忽然道:“来,和我来个地方。”说完,也不管自己的脚还听不听话,拉着柳逸就乱跑了起来。柳逸不知道吉利儿是不是喝的太多了,拉着自己跑到了茅屋后面,山角下的一条小溪旁,这条小溪宽有两仗,称呼小河也不过分。吉利儿松开柳逸的手,伸了伸小腰,道:“看,这地方是我的,这里的小溪,小石头,一草,一木,都是吉利儿的。”柳逸感觉到有些好笑:“这些东西平常的很,而且好象都很自然,很平常。”吉利儿转了过去,看了看天空的明月,忽然问道:“书生,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涯海角吗?”柳逸蹲在小溪边,忽然听到吉利儿问到这么一句话,当然,天涯海角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,可是,遇见妖狐的时候,她曾经提起过,应该有吧。柳逸回答道:“应该有吧。”吉利儿继续问着摸不着边的问题:“那你这次离开,还会回来看吉利儿吗?”柳逸点了点头道:“当然,你不是喝多了吧?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。”看不到吉利儿的表情,只听吉利儿继续的问道:“那书生喜欢吉利儿吗?”一句话,似乎天上忽然掉下来一道闪电,把柳逸劈的没了思想,口中只是喃喃的道:“这……”不知道如何说,柳逸知道自己是喜欢这个小丫头的,可是,任何一句有责任的话,都需要勇气的,所以,柳逸沉默了。”吉利儿继续的道:“那书生是喜欢阿九姐姐了?”柳逸一直看着小溪水在流淌,平静的心瞬间被吉利儿的两句话弄的凌乱无章……吉利儿仰头,沉默了一下,接道:“吉利儿很喜欢书生,很想和书生永远在一起,一起看日出日落,一起看小河流水,一起赏月看星,一起走天涯海角,一起在花海吹风……真的!”没有理会柳逸,吉利儿继续的道:“吉利儿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,吉利儿只知道和书生在一起就很开心,很开心,看到书生笑,吉利儿就感觉到幸福,听到书生说话,吉利儿就可以感觉生命的畅快。”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,开始有这样的感觉,如果这是爱情,我希望它是完美的,是两个人的,如果问我希望的爱情是什么样子,那么我想,那是刻骨铭心的。”“爱上你,是那样的没有理由,仿佛吃饭睡觉一样正常,爱上你,那样的不能自拔,仿佛陷入流沙一样无奈,无力,爱上你,是那样的不知所错,惶恐万分。”“你的一举一动,都在牵动着我的心,使我感觉到世界的精彩。而明天,你就要离开了,吉利儿有好多话想对你说。”柳逸叹了口气道:“诶……吉利儿是个好女孩……”吉利儿猛的转过头来,大喊道:“不,吉利儿不是好女孩,吉利儿是个自私的家伙,你知道吗?在我们下山的时候,我为你准备了蘑菇汤,但——我在汤里面也下了毒!都是吉利儿不好,是吉利儿的错,吉利儿坏。”眼泪不断的掉落下来,月光下,仿佛白色的水晶。柳逸站了起来,看着吉利儿,笑道:“吉利儿是好女孩,告诉书生,吉利儿下的什么毒,怎么还没毒死我这傻书生。”吉利儿看着柳逸,她很想笑,但她笑不出来,她知道,这也许是两人最后一次说话,以后有可能在也没有机会了……听完她的话,柳逸可能头也不回的走掉。“吉利儿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,只想去享受生命给予的权利,敞开心怀的去爱,去痛,去悲,去伤,去感动,去享受爱情,吉利儿也是个自私的女孩子,怕自己的爱情丢失,她会在爱情上下毒药……”“你身上的不是毒,是蛊,苗族特有的『情蛊』,是苗族女孩子特有的,用“心血”加“蛊”练成,每日以心血喂养,十年得一『情蛊』,此『情蛊』可下在饭菜中,也可下在服饰上,苗族女孩子都以此『情蛊』下在自己的情郎身上。”柳逸没有说话,摇了摇折扇,只是继续的听着……而吉利儿看了柳逸一眼,也接着说了下去道:“『情蛊』是我的心血练成,现在寄居在你心的深处,每月『情蛊』会发作一次,那种感觉应该是撕心的,曾经听族里人说过,中了『情蛊』的人如果不吃解药的话,在『情蛊』发作的时候,大多数人忍受不住痛苦,自杀了。”吉利儿接道:“当然,如果中了『情蛊』一年内没服解药的话,那么『情蛊』也会在情郎心的深处干枯,死亡,而随着『情蛊』的消失,它的主人也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。因为这种比死亡还要痛苦的痛苦,一个人可以坚持一年的话,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……他不爱她,宁愿痛苦也不愿爱她。”“当然,这种『情蛊』看起来很厉害,但是它的解药却很简单,只要情人的鲜血,一月一滴,就可以解除痛苦,或者……你杀了我,『情蛊』自然消失……”一口气说完这些,吉利儿已经哭成泪人,仰头看着苍天的明月,她又有什么办法呢?爱,本就是自私的,本就是不公平的,一个这样无助的女孩,她要怎么做呢?

  原标题:美国失业率飙升至14.7% 美联储主席暗示疫情带来的困难远未结束 来源:央视

,,江苏11选5投注